乐文小说网

首页 神话版三国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两百八十章 肩负一切

    赵云并不想站队,因为他也看不清局势,郭嘉说的那番话,在赵云看来不算全对但也绝对不算错,如果是纯粹的为麾下将校考虑,那赵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也是赵云意识到贵霜精华区分封的风险性,也什么都没说的原因。

    可这事要是变成政治斗争的延伸,那么抱歉,赵云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想参与,而喊住于禁的原因也很简单,我看不清楚,但有个人肯定能看清楚,直接去问就是了。

    有什么话藏在心里,不和人交流的话,就别苛求着别人能理解自己,而反过来,啥事都沟通到位了,别人还使绊子的话,那是敌是友其实很明确。

    赵云相信郭嘉的态度没有作伪,那么郭嘉的意思也就信得过,在这前提下,刘晔啥情况,赵云隐约也知道。

    毕竟政院去的并不少,很长一段时间,赵云都是大司农,十二元老没赵云,只是因为赵云当武将更合适,而不是他的资历和能力不够。

    「找人就找准,直接找子川问清楚就是了。」赵云对着快要冲出去的于禁开口说道,「内政的事情,如果有一个人能说清,那绝对是子川,其他人看到的未必是完整的大局。」

    于禁闻言驻足,赵云的话,别的不说,这一点还是非常有道理的,问刘晔不如问陈曦,再说赵云这话也给于禁提了一个醒,郭嘉所谓的上下一心,让弟兄们放手施为……

    真要说的话,子川点头了,也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去问子川。」于禁果断改变思路,问啥刘晔啊,问陈曦就是了,陈曦愿意帮忙,肯定能解决问题,哪怕这边吃点亏,于禁也相信陈曦会给补偿的,再不济死皮赖脸缠一缠,陈曦还能将他打出去?

    「一起,一起,这么大的事情,一起去问。」关羽起身说道。

    一群人收拾了一下,很快就一起去找陈曦,来的时候华雄和太史慈的臭脸,还有出现之后就架住于禁的情况,就知道这俩倒楣孩子昨天真的睡了一夜厕所。

    」子川,开门。」一行人抵达陈曦家门口之后,张飞就在门口咆哮道,那声音如同虎啸一般穿透了外院,直接进入了内院。

    好一会儿没反应,关羽等人扭头看向张飞,而张飞嘿嘿一笑,「没事,没事,这个时候还在睡觉,那肯定没事,要不咱们翻墙进去。」

    在场众人都和陈曦认识了十几年,张飞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真要是有大事,或者真的烦心,陈曦还睡啥呢。

    」大早上的,吼什么吼啊,还让不让睡觉了!」陈曦顶着有些纷乱的长发打开大门对着张飞吼道,管家确定来的有张飞,这门就不能由管家开,只能等陈曦来了再开,而陈曦来了,也不用管家开了。

    「看,没事。」张飞对着身边几人说道。

    「没事个屁啊,我还要睡觉呢,能不能让人安稳几天?」陈曦没好气的对着张飞说道,然后对着关羽等人招呼着施礼,都是熟人,也不用太正式,所以意思一下就行了,其他人也没在乎。

    「太阳都快到中天了,你还睡!能不能学学子敬啊!」张飞大嗓门直接怼陈曦,他当年生擒陈曦,之后又没少捣乱,故而陈曦和在场众人都很熟悉,但要说最没有隔阂的恐怕就是张飞了。

    没办法,关羽永远一副冷漠脸,不善与人交流,赵云过于完美,让陈曦有点自惭形秽的意思,于禁个闷骚,各种段子谣言都是从于禁这边出来了,陈曦多少防着点华雄其实一直是陈曦的护卫,只是被陈曦放出去了,有些话陈曦反倒没办法说,而太史慈信义笃烈,有些不做人的意思,陈曦也多少有些敬而远之。

    这么一来,最熟络,最没有隔阂的也就张飞了。

    「还中天啊?我昨没在我头顶看到太阳,我怎么感觉太阳今个挺低的。」

    陈曦对着张飞调侃道,没办法冬天嘛,太阳就算到中午,也多少有些更偏南的感觉。

    「少废话,找你来是让你帮忙的。」张飞没好气的说道,陈曦打着哈欠让开了正门,请一群人进来。

    关羽等人入座之后,陈英迅速的将各种酒菜上齐,然后退了出去。

    「你们一大早跑来找***什么?」陈曦有些疲累的说道。

    昨天和刘备交流完之后,陈曦心态好了不少,今天睡的饱饱的。

    从某种角度讲,刘备和张飞认为的「陈曦要什么都好,肯定是在睡觉」这个逻辑是正确的,真要是在该休息的时候还能见到陈曦,那肯定是心里有事,没事肯定在睡觉。

    」睡什么睡,你一天睡那么多,少几天也没啥,给兄弟来支招。」张飞拍着几案对着陈曦说道。

    「行吧,发生了啥。「陈曦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什么情况,在他看来,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反正都有军师,你们找各自军师,按照奉孝的套路不也就解决问题了,还能纯化组织。

    「你不知道?」于禁看着陈曦一脸古怪之色。

    「我知道啥?」陈曦用手臂撑着自己的脑袋,有些奇怪的询问道。

    」子敬下狱了,伯宁也下狱了。」于禁言简意赅的说道。

    「啊,这个是***的。」陈曦摆了摆手说道,「先关着,过几天不乱了,放出来就是了,没事。」

    于禁面皮抽搐,后面准备的台词直接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他想过各种的回答,做了不少的心理预案,还多少有些帮鲁肃和满宠说话的想法,结果陈曦现在这态度,压根没准备收拾他们?

    」那我没问题了。」于禁直接闭嘴了,这接个屁啊,感情陈曦没生气啊,哦,也对,这家伙还能睡到日上三竿,那绝对没事,想到这一点,于禁就想骂娘,谁在传谣说是陈曦震怒啊!

    」子敬那个传话是我这边汇总之后,传递过去的。」赵云开口说道,「这一方面有的责任我愿意承担。」

    「也没啥。」陈曦摆了摆手,对于赵云的自责没放在心上,他已经安排处理的差不多了,也不想再追究了。

    「还有啥事?」陈曦看向张飞询问道,说完之后,看向关羽、华雄和太史慈,大早上一群人过来看望我吗?

    张飞二话不说就将所有的事情告知给陈曦,当然也没少郭嘉昨天说的那番话,当然这话陈曦已经听了一遍的,但由张飞转述之后,颇有些慷慨激昂的意思。

    「所以你们来找我?」陈曦无语的看着张飞说道。

    「你靠谱啊!「张飞傻笑道。

    」孝直知道了,肯定给你挖坑。」陈曦看着傻愣愣的张飞很是无奈的说道,然而话还没说完,张飞就打断了,「我去叫孝直,当着他的面我也是这话,找你不就是因为你更靠谱吗?」

    「行吧。」陈曦心情好了一些,但还是很是严肃的拒绝了,「我虽然靠谱,但这事我得讲规则。」

    「你说笑呢,规则不是你定的吗?」张飞鄙视的看着陈曦。

    「啊,这话不算错,但也得讲点。」陈曦很是和善的说道。

    「你这样,让我没办法和弟兄们交代啊。」张飞虎着脸说道。

    「翼德。」关羽瞪了一眼张飞,他多少明白陈曦的情况。

    然而关羽开口之后,陈曦对着关羽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这事当然得给一个交代啊,否则那不是对不起这么多年浴血奋战的将士了,这么吧,反正这事已经差不多公开了,不如搬到朝会上,想知道的人很多,到时候什么条件明说就是了,会有人教你们的。」

    话说到这个程度,实际上已经是给解决方案了。

    张飞不明所以,但关羽、赵云、于禁已经隐约有些猜测的。

    「别问我为什么不能明说,我得讲规则。」陈曦笑着说道,「反正你们有什么想法直说就是了。」

    张飞似懂非懂,陈曦也没挑明,就招呼着陈兰上菜,吃饱喝足将这群人送走就是了,而几日后便是朝议。

    刘桐对于朝会没一点兴趣,要不是刘备回来了,而且恒河那边的将校来齐全了,刘桐大概率又是让朝臣自己研究,然后汇报几个答案上来让她选一选就是了。

    可今天刘备这边来的人手很齐全,刘桐又多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也就没说啥,默默的坐在皇位上,静看这群人的表演。

    刘备麾下不少来自于恒河那边的中上层将校,也被带到了朝会上,这些人才来的时候多少还有些惴惴不安,但眼见自己的头头脑脑都在,也没什么怕的,至于风声什么的,最近好消息坏消息都有听到。

    关羽等人从进入朝堂之后就坐下闭目养神,他们现在已经没什么说的了,至于串联文臣那边一起发声,好像已经不用了。

    」贾师,你怎么一点都不慌?」法正多少带着惴惴不安的神色看着贾诩说道,而贾诩异常的冷静。

    「有什么慌得,又不是最坏的结果。」贾诩平静的说道,「现在想,子川一开始说那话的时候就是在钓鱼,只是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可能,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子川玩阴谋。」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踩了子川的坑了,怎么办?」法正有些慌慌的说道,「我们的选择并不是真正正确的答案。」

    「有什么怕的,看着吧,等一会儿子川一句话都说不了。」贾诩心平气和的说道贾诩已经认识到问题的核心了。

    陈曦骂他们也就是利和义,刘备骂这些人,那就是主君骂臣子,这朝堂上坐着的人,这汉室天下的文武群臣,除了少数几个人,可都是都是刘备的麾下,天下大势可没在别人手中啊。

    」奉孝现在也很尴尬吧。」法正看着郭嘉,而郭嘉今天完全不吊儿郎当了,多少有些严肃。

    「没事,我们的选择不算是最正确的,但起码不算错。」贾诩很是无所谓的看着一旁的陈曦,就像是给陈曦说一样。

    陈曦瞟了一眼贾诩,懒得搭理对方,贾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扫了一眼贾诩,陈曦将目光又落在了刘备身上,今天上朝之前,刘备就给陈曦通过气了,只是陈曦觉得真的没必要。

    然而刘备的回答很有意思,「毕竟相识这么多年了,他们就算有错,也错在我刘备身上,就像道德经里面所说的那样‘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我已经有资格肩负起这一切。」

    朝议大差不差,没什么好说的,毕竟不是年初的大朝会,没啥大事,目前汉室各地一片平稳,也没什么太多需要政府干涉的,自然朝议就是简单的汇报一下就过了。

    然后就到了刘晔上表给刘备歌功颂德,表述多年的功绩,恳求长公主给刘备加王爵。

    这要放在非刘姓皇室头上,这玩法就是反贼,但放在刘备头上,朝臣只是觉得有些突兀,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刘备封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拟定王爵也实属正常。

    故而刘晔开口之后,其他人也就紧跟着附和,刘桐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因为附和的人有不少并不从属于刘备势力。

    」请太尉加王爵。」刘晔僵硬的笑着说道,就像是满宠的棺材脸裂开了一样,他不想干,但刘备按着他干了,没别的意思,就很直接,不干不行的那种。

    封王之后,自然而然就会讨论封地及王号的问题,刘备延续晋侯的封号成为晋王那么问题就落在了封地上,刘晔面无表情的从刘桐那里接过一卷

    地图摊开呈递给刘备。

    然而不等其他人讨论该如何拟定封地,刘备就自己开口了,「我的封地,我会自己拿下,文武群臣何在!「

    朝堂绝大多数的文武都从座位上起身,大声的回答道,「臣在!」

    」为孤王夺取贵霜,以此裂土分茅!」刘备一剑切在地图上的贵霜,然后侧身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道扫过朝堂的众人。

    阅读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