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首页 与天同君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 > 与天同君 > 第十二摄妖壶 幽冥

第十二摄妖壶 幽冥

        “没想到,野外还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还未见人,声音已滚滚传来,如同九天雷音。

        这是一名年轻的男子,天青色蚕丝长袍忖托出修长的身躯,鼻梁高挺,目光冷冽,几步便跨过数里距离,来到近前。

        “见过二少主!”

        青明,青元,青玄同时见礼,就连装死青豹也爬起来行礼。

        他的目光很冷,落到萧陵身上,便觉如同冰霜加身,让人浑身颤栗。

        “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战力,以融血境修为,可以逆伐淬骨境,真是天资卓越。”

        “你是来吹捧我的吗?”萧陵面色古井无波,心底却小心戒备,这绝对是一位极为可怕的强者。

        青氏一族足有万人,能够在其中脱颖而出,被立为少主者,无不是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之辈,不可以常理论之。

        “嗯?”来人冷哼一声,无形的压力汇聚,强大的威严气机落在萧陵身上,压力之大,让他感觉如驮千山。

        “这就是造髓境吗?虽说比淬骨境只高了一个境界,可差距太大了。”萧陵心中暗道,对方虽然血气不显,但是他能感觉到其体内异常庞大的血气,像是一座千年火山,随时能够爆发出炽热的岩浆,焚化一切生命。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臣服于我,第二——死!”

        萧陵心中恼火,这青氏一族当真是霸道,要么臣服,要么死,这当他是野兽来驯服呢!

        “我也给你你个选择,滚!”

        旁边三人错愕,随后脸色大变,暗叫不好,这回彻底得罪二少主,萧陵这性子真得改改,桀骜也得分时候。

        青豹则是冷笑连连,心里高兴极了,他可是非常清楚,三位少主中,就数这位二少主青寒最为霸道,容不得半点忤逆,向来说一不二,无人敢质疑。

        二少主青寒笑了,可那笑容却是无比的冰冷阴寒,开口道:“你是第一个敢叫我滚的人,就连族中长辈也不敢如此,我很好奇,你是哪来的胆子和底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知道我是怎么驯服不听话的狗吗?我会一寸寸捏碎他的骨头,然后挂在门口点天灯。”

        “我所见过的高度,比你认为的天还要高。”萧陵看着青寒,目光冷冽,他很反感那种高高在上,吃定他的感觉,哪怕再付出十年寿命,也要催动时光钟,让岁月剑凌空,杀掉这个二少主。

        封仙印都不能使之屈服,又岂是青寒三言两语就能收服的,否则,他也不用苦熬十年了。

        “哈哈哈……”青寒狂笑两声,悠然出手了,右掌抬起,不含一丝血气波动,朝萧陵镇压下来。

        萧陵眉心发热,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覆盖神庭世界,掌势惊天,破灭万物。

        昂!龙吟惊霄,危急时刻,萧陵观想真龙降临,堪堪挡住那恐怖的精神杀伐。

        现实中,那只手掌已然到来,普普通通,却让萧陵升起生死危机感,他想躲避,却发现四周虚空好似凝固如铁,顿时明白这是青寒以强横的气机封锁虚空,让他避无可避。

        萧陵咬牙,时光钟转动,他要催动岁月之力。

        “闪开,我来接他一掌试试。”

        萧陵陡然被一股大力包裹,瞬间后退十步,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粗犷的大手与青寒的手掌碰撞在一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砰!透明的毁灭涟漪如水浪波动,席卷到的枯木石子无声粉碎。二人各自后退,平分秋色。

        “青海,你要多管闲事?”青寒冷眼盯着眼前威猛的男子。

        “青寒,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对一个融血境的人出手,果真是够不要脸的。”青海嗤笑道。

        “此人事关重大,祭灵消逝之前,他是最后见过祭灵之人,事情一定要查清楚的,否则,出了事,你就是全族的罪人,族长怪罪下来,你担待不起。”

        “你少拿族长唬我,族长闭关三个月,压根就不知道祭灵之死。”青海毫不退让。

        “这么说,你非要跟我过不去是吧。”青寒冷声,一股暴虐的气息扑面而来。

        “没错,我要保下他。”青海朗声道,同时,一道声音在萧陵脑海响起,“小子,我受妹妹青雨所托保你无事。”

        萧陵这才明白,原来此人是青雨哥哥,同时也知道,他就是青氏一族的大少主。

        青寒心中恼火,若不是青霄许诺只要拿下萧陵,就给予一株八百年老参,自己才不趟这浑水。

        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发生这么多变故,看来这个萧陵还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你我二人交手,恐怕一天一夜也难分胜负,这样,以一招为限,我只出三成力,若是这小子能接得下,我就离去。”

        青海心中一动,其实他早就来了,知道萧陵一拳就打败了青玄,实力远超修为,便朝萧陵看去。

        迎着青海询问的目光,萧陵点点头,他自问,青海三成力还拿不下他。

        “既然两位都有如此信心,我也就不多管了。”青海退到一旁,双手抱胸,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青寒目光闪过一丝异色,继续道:“青海,丑话我先说前头,若是我赢了,你可不能反悔,谁反悔,谁孙子!”

        闻言,青海仔细打量青寒一番道:“这个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绝不反悔。”

        “哈哈哈……”青寒露出笑容,“那好。”他看向萧陵,狂声道:“萧陵,你可看好了,别输的不服气。”

        青寒体内像是有一座火山爆发,他伸掌向前,五根手指赤红如天柱,紧接着翻掌向上,露出一只微小的玉壶。

        玉壶外形如一只茶壶,古意昂然,玲珑剔透,刚一出现,迎风暴涨,化为数十丈,壶盖掀开,壶内一片混沌。

        “住手!”青海暴喝一声,瞬间朝萧陵抓去。

        “晚了!”青寒冷笑,催动玉壶,玉壶陡然爆发出一股吸力,萧陵身不由己,像纸片人一般被收进玉壶中。

        壶盖落下,重新变小,落到青寒手中。

        “你个无耻之徒,不讲武德,说好只用三成力,竟然催动摄妖壶。”青海横眉怒目,一拳朝青寒打去。

        青寒躲过一拳,露出奸计得逞之色道:“是的,我只用了三成力催动摄妖壶,没有违反约定。”

        “你再动手,难不成要当孙子吗?”青寒得意道。

        青海身子一僵,面色潮红,动手是孙子,不动手就有负妹妹所托,顿时陷入两难之境。

        青寒心暗喜,对付青海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只能智取,轻易就被套了进去。

        “我不反悔,现在只是跟你切磋一下,不可以吗?”青海脑子一转,反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出手毫不留情,一门离火神拳出神入化,拳法意境取之南明离火之意,血气异常灼热,一招一式,蕴含烈火焚天的霸道。

        青寒不愿交手,二人一前一后,瞬间远去。

        摄妖壶中,萧陵压下心中怒火,打量四周,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见。龙鳞甲再现,他一拳打向虚空,拳光爆射,虹光冲霄,却撞在无形的壁垒上,纹丝不动。

        萧陵顿时明白,以他现在的力量,很难打破玉壶逃出去,壶中的虚空坚硬如铁,只好盘膝而坐,静待机会。

        云梦泽很大,他们一路跑了千里之地,不过才出族地,再往前,就是未知的蛮荒之地,不知隐藏了多少未知的凶兽邪灵。

        “青海,你别逼人太甚。”青寒停下,一口气跑这么远,他也有些吃不消,一身血气消耗大半。

        “你将萧陵放出来,我就不追你了。”青海气喘吁吁,也累的不轻,若不是答应妹妹一定保证萧陵的安全,他早就不管了。

        就这样,二人又前行了百里之地,这蛮荒野地,碰到了不少邪异恐怖的事,若不是修为强大,怕是早就丢了性命。

        青寒心中怒火冲天,他不敢再深入下去,云梦泽的可怕已经从一些老辈口中听到太多的传说了,那些灵异妖邪的故事,每每想起,都是头皮发麻。

        又前行十里,他们陡然进入一片黝黑的山脉,连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

        大地漆黑,山峰陡峭,怪石嶙峋,充斥着荒凉阴森之气,时而吹过的阴风,让他们二人都感到阴冷,血气运转似乎都不太顺畅。

        “这下,他应该不敢追了吧。”青寒这样想着,“我再往里走走。”

        青海心里也砰砰直跳,他对着诡异的地方也是心惊胆颤,看着深入的青寒,心道:“他应该也不敢深入,我就慢慢跟着。”

        就这样,二人较着劲,逐渐到了这片黑色大地深处,一道道阴风从大地裂缝中吹出,阴寒无比。

        青寒脸色铁青,这地方太瘆人了,他已经不敢再深入下去了,要真是碰到无法想象的灵异,那时可要追悔莫及。

        “那是?”

        青海突然看见一个山洞,无比漆黑,没有一丝光线,像是深渊恶魔的口子,吞噬一切。

        他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来到洞前,顿时浑身冰冷,仿佛间感受到洞内有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他。

        后面的青海见青寒来到一处不知名的山洞口,立刻暴怒道:“青寒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青海狞笑一声,摄妖壶祭出,变成房屋大小,壶口倾斜,对准山洞,一道人影喷射而出,霎那间消失在漆黑的洞中。

        “你到洞中找他吧。”青寒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心中的怒气消散了不少。

        青海脸色难看地盯着山洞,他能感受到洞内蕴藏着可怕的邪异之力,如同住着一只深渊恶魔,让人不寒而栗。

        他终究是没有进去,山洞让他心神不安,叹息一声,顺着原路返回。

        本在摄魂壶打坐的萧陵突然被一股力道卷出,跌落在一片黑暗中。

        这个地方太黑了,没有一丝光明,同时一股仿佛来自九幽地府的阴风吹动,瞬息便让血气冻结,几有凝固之势。

        萧陵突然浑身一僵,他感觉到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贴上来,脸颊撩动,痒痒的,好似人的头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