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首页 与天同君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 > 与天同君 > 第六章 一拳败敌

第六章 一拳败敌

        古林寂静。

        嚓嚓!

        有脚步声响起,这是一头通体银白的巨狼,长有一丈,体态矫健,步伐轻盈,毛发似雪,眼睛里透露出凶残狡诈。

        它惬意的迈着步子来到一处清澈的寒潭边,舌头卷起溪水,痛快地喝着。

        砰!寒潭炸开,一道剑光骤然升起。

        不得不说银狼天性警觉,它快如闪电,向后退去,原地留下残影。

        可显然潜伏在潭底的敌人早有准备,剑光更快,穿过掀起的细密水珠,剑芒吞吐如霞,一点锋芒如影相随。

        银狼退出数丈后在地上翻滚,尚未落地,已经没了生机,其眉心一道剑孔很快被流出的鲜血灌满,喷薄而出。

        呼——

        “不枉我在水底潜伏这么久,杀死了一头银狼。”这是一名年约十六的女子,此刻她眼露惊喜,一身青色长裙,五官精致,身姿婀娜,看起来极为秀丽可人。

        气血鼓动,灼热的血气很快蒸发衣服上的水汽,她一剑划开狼腹,取出狼心,当即炼化其中的精华。

        而后,她提着剑,继续前行,没过多久,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前方到处是断木乱石,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在云梦泽,凶兽争斗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看着眼前狼藉的景象,可见战斗的惨烈。

        瀑布前,萧陵继续站苍龙桩,双脚如树根,扎根大地,汲取大地生命元气,飞快的修补身体的损伤。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苍龙桩越发纯熟,已经能够勾动地脉,吸收非常纯净的元气入体,不断炼化精华,气血时时刻刻都有微小的增长。

        而且,整个人也发生了变化,举手投足间,有股威严霸道。

        “偷看他人练功,可是大忌!”萧陵收功,看向旁边茂密的丛林。

        刚才那位击杀银狼的女子缓缓走出,她俏脸微红,毕竟偷看他人练功,是不光彩的事,同时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露出好奇之色道:“你是谁?这猛虎是你杀的吗?”

        萧陵看着那双纯净的眸子,道:“你是青氏族人?”

        女子点点头道:“是的,我叫青雨,你叫什么,是同族人吗?我好像没见过你?不过方圆百里就只有我们这一族,你又是哪来的呢?”

        闻言,萧陵平淡道:“我不是你的族人,我名萧陵,不过我认识你们的三少主!”

        “你认识青霄?”青雨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天资很高,现在都已经是归臧第七层造髓境,更是修炼了一门天蛟剑,同辈之中,除了另外两位少主,没人能接他三招。”

        “可是我不喜欢这个人,总感觉他藏有坏心思!”

        “你说的没错,他可是一肚子坏水。”萧陵微笑道。

        “萧大哥,你能这猛虎让给我吗?我用这个给你换。”青雨看了看猛虎的尸体,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通体若紫晶,灵光闪耀,美仑美奂。

        萧陵能够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庞大,精纯,不含一丝杂质的元气。

        “这是……”萧陵还未伸手接过,便被一声暴喝声打断。

        “住手!”

        这是三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统一青衫,为首之人鹰钩鼻,眸子狭长,撇过一眼虎尸,贪婪之色一闪而逝,然后正冷冷地盯着萧陵,大步走来。

        “青雨,那紫玉乃族长所赐,怎能换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给他人,而且你被人骗了!”少年声音冷厉,来到近前。

        “青豹,紫玉是我的,我想怎么用是我的事,你管不着。”青雨眉头微皱,冷声道。

        青豹目光流转,看到萧陵一头白发,冷笑道:“大家都是同族,事情既然被我撞到了,自然不能不管。”

        “你还太单纯,要知道人心如虎,极为险恶,很容易被小人所骗。”

        “白头鬼!”青豹狂喝一声,指着萧陵道:“其他人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你只不过是青霄少族长的仆人,先天早衰,手无缚鸡之力,少族长好心收留你,你不在梅山呆着,竟然来此招摇撞骗,是何居心?”

        萧陵眸子一冷,他看到青豹喝气如雾,声似雷霆,中气十足,显然是通脏境的修为。

        天地元气,渗透五脏六腑,呼吸吐纳,力贯周身,气血力量,成倍增加,这一境,也称为归臧小成。

        “差了两层境界,这是吃定我了吗?”萧陵心中暗语,然后说道:“我是青霄仆人,这是他跟你说的?还有青豹,你口口声声说我欺骗,我是如何欺骗的,欺骗了什么事?”

        青豹双手背负,倨傲地斜视他一眼,道:“你不过区区锻筋境,这斑斓猛虎我也见过,凶威赫赫,岂是你能斩杀的?”

        “就是,白头鬼你走了狗屎运,竟然捡尸。”旁边同来的一位少年说道。

        “没错,白头鬼身衰,运气却不衰!”另一人嘲讽道。

        三人一口一个白头鬼听的萧陵一阵火大,恨不得打的他们跪地求饶,可通脏境的修为非同小可,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逆天而行,越阶战斗,横推无敌,毕竟,他还没跟人打过。

        深吸口气,令自己平静下来,虽说少年心性,应该有锋芒,有魄力,但明知事不可违而为之,那是愚蠢。

        少年热血,不是冲动,要分得清楚。

        “你千万别告诉我猛虎是你打死的,狡辩是没有用的!”

        “青豹,你够了,就算萧大哥捡到了虎尸,那也是天材地宝,能者居之,跟你有什么关系!”青雨愤愤不满,她是看出来,这几个家伙是不怀好意。

        “青雨说的没错。”青豹露出一丝笑容,“天才地宝能者居之,虎尸,你留不住。”

        “这叫匹夫无罪,怀璧自罪!天材地宝,无能者居之不了。”他目光倨傲,以俯视的目光看着萧陵。

        青雨气急,青豹牙尖嘴利,转眼就拿她的话为己用,反过来挤兑。

        强忍心中的怒火,萧陵平静道:“说了这么多,你们不过是看中了虎尸而已,势不由人,给你们便是!”

        “萧大哥!”青雨脸色难看的喊了一句。

        “不关你的事。”他摆摆手,转身离去。

        “哼,算你小子识相!”旁边一人得意道。

        “站住!”这个时候,青豹再次开口,冷声道:“白头鬼,我说让你走了吗?你既然做出了行骗之事,显然德行有亏,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少不了日后还会再犯!”

        萧陵浑身一僵,缓缓转过身来,沉静道:“看来是我错了,狗咬了你一口,不是让你咬回去,而是要打死它。你不跟它一般见识,它就会认为你软弱可欺,还会咬你。”

        “放肆,竟敢说我们是狗,说不得要给你个教训!”

        青豹神色阴冷,浑身气势升腾,强大的气机牢牢锁定萧陵。

        (本章未完,请翻页)

        萧陵面色古井无波,脚踏苍龙桩,沉稳如山,不漏一丝破绽。

        青豹神色微变,脚动身走,步法飘忽不定,身动拳出,筋骨齐鸣,他的拳头快如闪电,撞碎空气,发出沉闷的拳音。

        他抢先出手了,对面这个少年让他隐隐感到不安。一上来便要先声夺人,争取一击必胜。

        砰!

        青豹诧异,他感觉好像打在一块千年盘石,对方纹丝不动,这一击被萧陵稳稳接下。

        他退开,上下打量着萧陵,眼中满是狠辣,脚下猛然一剁,尘土飞扬,整个人高高弹起,踢腿如鞭,抽爆气流,狠狠踢向其脑袋。

        见萧陵没有躲闪,他嘴角冷笑,这鞭腿威力十分巨大,就算碗口粗的树也是一击必断。曾经踢死过一头发疯的狂牛。

        砰!

        萧陵双手格挡,巨大的力道退出三步,双臂微微发麻,神情冷漠地看着青豹,他猜的没错,苍龙镇海功的玄妙,使自己的皮膜结实异常,抗击打能力超强。

        青豹心惊,眼神狠辣,鼓动气血,手中拳芒晶莹,旋风般又是一拳,拳如木桩撞钟,爆发力极强,有着洞穿一切的韵味。

        萧陵这个时候在与青豹的对抗中有了感悟,他好像立在悬崖边的千年松柏,任你风吹雨打,我自不动。又好像沧海神山,管你恶浪涛天,我自巍峨。

        我就是一头真龙,我就是一座神山,真龙禅定,龙盘万山,与大地相连。

        全身血液沸,脚下生老根,心中一口气,遍体如金刚。

        轰!

        萧陵硬抗这一拳,拳对拳,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声音,气流交织成风,衣衫飞扬。

        青豹脸色极为难看,以自己通脏境的修为,一连三招都没能拿下此人,让他怒火冲天,准备施展杀招。

        可这个时候,萧陵动了,他爆喝一声,若平地惊雷,又似龙啸沧海,震的王虎眼冒金星,气劲一下子散了。

        接着,眼前一只拳头无限放大,遮天蔽日,若流星横空,似山岳倒塌。

        隐约间青豹好像看见一头真龙咆哮,万兽臣服,凶焰滔天,那股戾气摄人心魄。

        “不…”

        他想躲避,可是已经退无可退,萧陵这拳时机把握的极准,切断所有退路,不留丝毫机会。

        这是他现如今最巅峰的一拳,蓄势已久,如山洪暴发,一往无前。

        狠辣、霸道、凶残,彰显得淋漓尽致。

        之前的忍耐,防守,都是为了这一拳。

        这一拳是不屈,这一拳是不挠,这一拳定荣辱,出恶气!

        一拳分高下。

        一拳分生死。

        他知道,自己经验不足,青豹身处云梦泽,常年战斗厮杀,经验丰富,若是与其游斗,必输无疑。

        而且此人心思很辣,阴险狡诈,谁知道还有没有更毒的阴招。

        只有凭借比其强横的体质,出其不意,一招定乾坤。

        砰!

        青豹来不及抵挡,感觉好像一柄铁锤敲在脑门。

        拳头印在眉心,他倒飞出去,思维混乱,眼珠凸起,脑门震荡,七窍流血,竟被一拳活活打晕过去。

        萧陵没敢下死手,最后关头留了几分力道,否则能够打裂青豹头骨,难不曾,他的头比猛虎还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