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首页 那些年的诡异事件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 > 那些年的诡异事件 > 第65章 陈药不见了

第65章 陈药不见了

        “这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不见呢?”

        “我也不清楚,昨晚明明我们还商量好今天一起去市场采购材料的,可是今早我起来做好早餐后上去叫他都没人应。”

        “我拍了会儿门发现没锁,便推门进去,谁知他床上被褥整齐可人却不见踪影。”

        “那他东西都还在?”

        “都在,只不过……”

        “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在他房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嗯,说不上来,我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形,我看,你有必要过来一趟较好。”

        “那行,明天我就下去。”

        ——————————

        第二天,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车,终于在晚上八点左右到达广州。

        不止浮生,银蛇竟也跟了来;用他自己的话说,从来都没有好好看看这外面的世界,趁着这次机会,正好出来见识见识。

        洋子来到车站接的我们,一路上我又问他有没有其他情况,他直说没有,电话也是关机,问过所有认识的人都说没有见过他。

        几人又紧赶慢赶的又回到租房里,洋子打开房门后说:“自从发现他不见以后,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都保持原位没有动过。”

        我走进去粗略打量了一番,问:“有报过警了么?”

        洋子抿了抿嘴唇,说:“没有。”

        “你说的奇怪东西是什么?”我问他道。

        洋子看了我一眼,径直走到床的另一边,指着地上,道:“你过来看。”

        我快步上前,看着地上那奇怪的阵形有些不得其解:“这看起来像是某种阵型……”

        “哦?这个好像是想召唤什么东西的阵型,你看,他先用蜡烛摆好形状,再用这掺了血的线缠绕在烛身结成阵网。”

        “最后放上插了香的香炉在那供奉的黑色的物体面前进行祭拜,如此,一个简单的召唤阵法就成了。”银蛇蹲下来,左右打量了后说道。

        “那他召唤这个做什么?”我焦急问道。

        “不知道,不过他应该是成功了,而且这蜡烛跟一般的蜡烛有所不同……”银蛇犹豫道。

        我正想问他哪里不同,一旁的浮生突然插话道:“那是加了尸油制作而成的尸油烛。”

        浮生见我们有所疑惑,便又道:“我在宗门里见过,这个味道不会错的。”

        “哦,对了,还有这个东西。”洋子走到一边又指着柜子角落的一个灯笼说道。

        银蛇走上前去摸了摸,又嗅了下,道:“这是人皮。”

        我吃了一惊,不免失声道:“人皮!?”

        银蛇点点头,说:“没错,这触感滑腻轻薄,是被人精心制作而成。”又瞄了一眼笼顶:“这里边插的也是尸油烛。”

        我看着银蛇手里抓着的灯笼不免鸡皮疙瘩,这陈药虽然喜欢古玩和一些新奇玩意儿。

        但也没见着他有收藏这些东西的癖好啊;更甚者,对于我跟洋子接触灵异的事情他也很少过问,怎么突然……

        “这些东西他从哪儿弄来的?”我问洋子道。

        洋子摇摇头:“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叫他而进来这房间,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些东西的存在,你说他会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的?”

        “怎么说?”我道。

        “你还记不记得,有天半夜你给我打电话的事情?”洋子说道。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本来吧,我也没怎么注意的,就是有天去店里小周无意中用手碰到了他胸前的牌子,他突然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还是我上前将他劝解的。”

        “我本来以为他是因为心情不好,这才有了情绪,可是在一次酒局上,有一个人跟他搭肩聊天看见了那牌子也上手摸了一把,结果他也是如同上一次对小周那样对那人破口大骂。”

        “虽然这件事最后以大家都喝多了作为理由不了了之,但是我却觉得奇怪,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吧。”

        “在我们三个人当中,他的为人可是最是谦卑有礼,最沉得住气的,从小到大你见过他发脾气了么?”

        “可那次在酒局上,他一瞬间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戾气,让人不自觉的感觉到恐惧。”洋子沉沉说道。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我道。

        “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可是又怕我自己弄错,所以就想测试碰那牌子看看,可惜被他躲过了。”洋子又道。

        “躲过了?”浮生突然接话道。

        “对,然后他就说不喜欢看到别人碰他的东西,不然就会不舒服。”

        “后来我发现,只要不碰到他胸前的牌子,他还是那个斯斯文文,脾气温和的他。”

        “我想着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后的一丝底线吧,有些人看见自己喜爱的东西被人抚摸也会不太舒服,所以就没再在意,现在看来,问题可能出在那莫名其妙的牌子上。”洋子郁闷道。

        “牌子?你是说之前他从一个老太手里买来的那个怪异佛牌?”我急忙问道。

        “对,就是那个奇怪的佛牌。”洋子重重点头道。

        我脑子里思绪一闪,立马蹲下身子看向地上摆在香炉面前那黑漆漆的一尊佛像。

        果然!这佛像跟陈药所戴的那佛牌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被刻成了牌子,一个被制成了佛像;啧!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曾听我师傅说过,在一些地方,有许多秘密宗教,这些秘密宗教在建国后虽然有被打击,但在以前可谓是声势浩大。”

        “他们拜的不是正神,而是需要小儿祭祀的邪神,这些邪神的神像一般都会被厌恶,但常出灵异之事,可以说是邪异非常。”

        “我想,这个奇怪的佛像应该就是我师傅所说的邪神。”浮生抵着下巴凝重道。

        “嗯,小浮生说的没错,之前我跟我的妻子还在山里修炼的时候,也知道好些个这些邪魔外道。”

        “只是他们一般都躲在暗处,除了正道的人知晓以外,正常的人们百姓是基本接触不到的,如今突然现世,怕是有什么阴谋。”银蛇也赞同说道。

        听他们这么一说,事情反而变得复杂了,但我就是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就这么消失,所以,在将地上这些东西收好后,报了警。

        想要找一个人光靠我们几个那是不可能的,倒不如借用一下警方的力量进行盘查,大家也觉得此事不会太过简单,是以并没有阻止。

        ——————————

        果然,在警方的力量下的确从门口保安室的监控录像看到一个身着黑衣的人从门口离开,但单凭一个背影并不能确定就是陈药。

        对方走到门口不远处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就走了,但因离的太远光线又太暗,根本看不清车牌。

        我们也反复观看那人的背影和身高,的确不太像他平时的走路姿势。

        之后又问保安可有看到有人出去,他结结巴巴的说那个时间一般都不会有什么人出入,况且当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那个时间他已经睡着了。

        最后我们也只好作罢,警察只说会回去查查这附近的监控,让我们等候消息。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才刚下来广州不到两天,陈药人没找到,却先接到了老爹的电话,说是姜奇和子皿被人掳走,叫我赶紧先行回去。

        我知道消息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是陈药,一边是自家的弟弟,简直两头难。

        还是洋子说陈药这边有消息可以让警察先跟店长小周说明,现在回去找寻姜奇要紧。

        于是几人又急急忙忙订票,连夜回到了城区,最后坐上最早的那班班车回到家里。

        老爹已经报了警,听到消息的村里人昨夜自发在附近帮忙找了一夜仍然一无所获,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人贩子,如果是的话,估计已经出了村也不无可能。

        可据跟他们玩在一起的几个小孩说,出现的是几个穿黑长斗篷衣服,看不见脸的人。

        如果真是人贩子,大可将几个孩子一同抓走,为什么偏偏只选中了姜奇和莫子皿两人?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阿娘因为担心姜奇,一直在哭,最后安慰许久才哭累暂时睡了过去,银蛇见状顺势点了她的睡穴:“老人家烦扰太多不好,给她多睡的安稳些吧。”

        我叹了口气:“也好。”

        ……

        因事发突然,几人围坐在一起都相对沉默,气氛略显压抑。

        我其实心里有个方向,就是觉得姜奇他们肯定是被幽冥宫的人给抓走的,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来威胁我。

        现在我已回到家中,想必他们很快就会出来跟我对面,只是竟然敢动我家里人,这王八蛋等我逮着了一定不会放过他!

        “谁!”

        “啪!”

        只听一声破空声传来,被银蛇用折扇挡了下来,只见一块包着白纸的石头掉落在我面前,我迅速捡起打开来看,上面写着:“想救你弟弟,今晚阴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