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首页 地府接引者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 > 地府接引者 > 第一章 雪山

第一章 雪山

        苏城今晚的天气并不好,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一处高楼外身穿黑袍的男子一步一步踩着空气走到九楼的窗子前,看着坐在床边的男孩叹了口气走了进去。

        “小易该走了,”男子站在小男孩的面前。

        小男孩点了点头道:“江辰哥哥我能再去看看爸爸妈妈吗?”

        江辰点了点头,拉着小男孩穿过墙壁站在父母床前,小男孩的父母正在熟睡,小男孩看着父母流下眼泪哽咽的小声的说了句:“再见爸爸妈妈。”

        躺在床上的父母似乎也感觉到什么眼角划过泪水。

        “江辰哥哥我们走吧,”小男孩抹了抹眼泪。

        江辰点了点头拉着小男孩的手走回他的房间,手中掐诀眼前一道带着阴冷气息的门打开,让人忍不住打寒颤。

        “拉紧我的手,”江辰说完带着小男孩往前走去,门就在眼前可一步迈出距离不变好似在原地踏步。

        一步一景,一步迈出周围变了副模样,房间依然消失,前面出现一个穿着囚服的人,跪在地上手脚捆住头抬着嘴巴张大,一个男人走到囚服男子旁边伸手到其嘴中直接将舌头拔下往后一扔,囚服男子无法说话只能痛苦发出“呜呜呜”声,刚拔下来还冒着热气的舌头正好扔掉江辰脚下。

        又一步迈出又是一个男人穿着囚服跪在地上,身前放着桌子,手被固定在桌子上,手指伸出桌子边缘,而后一个男人拿着剪刀将其的手指一一剪掉,男子发出凄惨的叫声。

        地府门前每一步代表一层地狱,共要走十八步才能触碰到地府大门,不过随着地府律法的完善,十八层地狱也开始改革,现在还能享受到这种待遇的并不多,地府门前看到的这是这些并不多的人孜孜不倦的巡回演出,更多起到震慑作用。

        小男孩看着有些害怕紧闭双眼捂着耳朵,江辰看到抱起小男孩快步走向地府大门,推门进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阴冷恐怖,反倒有些,嗯,温馨。

        这是大多数人来到新地府的第一印象,随着地府改革更多东西与阳间看齐。

        一进门眼前就是一个服务台里面人满为患,都是如江辰这般穿着黑色一袍的人,这种人在地府叫做接引者,专门接引死去的人来地府。

        接引者在地府很受人尊敬,因为地府新的律法中规定死去且没有投胎的鬼魂每年只有两次托梦探亲的机会,所以大多数要是没钱了都会拜托接引人上去时帮自己说一声,不过托梦也是有严格规定的必须按照申请时申请表上的话说,有鬼进行监管。

        更别说要是自己得罪了哪个接引者,以后自己的亲人去世了还不得被报复,不过接引人规章里并不允许接引者的这种行为,而且想要成为接引人条件也是苛刻。

        江辰身前是一位救火英雄,为了救人牺牲了自己,不过他并不为这后悔,记得他的班长曾经说过,“我不是英雄,也不想成为英雄,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人要站出来。”

        江辰唯一后悔的是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不过还好他加入接引人能时常去到阳间远远的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父母。

        “江辰哥哥,你说为什么人会死呢,我都还没有陪爸爸妈妈到他们老呢,”小男孩在江辰怀里伤心的问道。

        江辰不知如何回答,因为自己也想知道,只能笑着摸一摸小男孩的头将他交给一旁的地府工作人员。

        “小子第一次任务三天就完成了还可以啊,我以为你会把三次机会都用了,”一个男人走到江辰身边。

        接引者每年有三次机会可以让阳间看到魂魄,每次可以三天。

        眼前的男子是接引江辰来到地府和加入接引者的人名叫王旭,一个模样看起来四十几岁的汉子,为人豪爽。

        “王哥你干嘛去啊,”江辰看着王旭问道。

        “在你之前加入的那个李小子,三次机会全用了,心软人还是带不回来,上头让我走一趟。”看着江辰有些情绪低落王旭伸了个懒腰继续说道:“干我们这一行心总要狠一点,我刚开始也是这样,逐渐习惯吧。”

        这话不知是在提醒自己还是在教育江辰,王旭手掐诀走出地府大门。

        “滴滴滴,”江辰的手机发出声音提示他又有任务了,江辰点开手机上面显示出卫星地图。

        是的地府也已经走进科技时代,毕竟地府也不傻来了那么多人才怎么能不用起来,地府现在大致与阳间相同,有了城市,有了高科技,只是住的人是鬼魂而不是人,而且地府地方大没有住房压力。

        江辰手掐诀打开地府大门走了出去。

        “应该就是这里啊,”江辰看了眼卫星地图四处打量起来,这时草丛里一块白色衣角露了出来,江辰缓缓走去推开草丛,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坐在草丛中,大概二十几岁的模样,白色的裙子有些凌乱,姑娘轻咬嘴唇,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江辰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顿时眉头皱起,只见地上躺着一赤裸的人,白色裙子被撕扯破烂扔在一旁沾满了泥土,眼睛睁大充满恐惧与憎恨,嘴边有着血迹。

        江辰眼中充满愤怒,拳头紧握,而后又松开,叹了口气,接引者并不能干涉阳间的事情。

        江辰走到女子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女子似乎被吓了一跳抓住江辰的手咬了下去,江辰吃痛不过没有收手只是静静的看着,女子咬了一会松开江辰的手抱头痛哭起来,江辰在一旁静静等着女子平复。

        “你已经死了,我是来接你的人,”看着女子情绪已经平静江辰开口道。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女子也未等江辰回答继续说道:“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事情,我什么也没做啊,”女子声音逐渐高昂起来。

        看着女子情绪又要失控,江辰不知如何安慰又伸出手道:“要不你再咬我一口。”

        女子也不客气直接咬下去不过这次是轻轻的,江辰轻轻拍了拍女子的后背道:“按照规定可以实现一个你关于自己的愿望。”

        “我想杀了那个人,”女子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江辰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办法,地府不能干预人间的事情,但是要是他死了我一定会亲手送他去十八层地狱一个个体验过来。”

        “那其他愿望又有什么意义,”女子语气有些嘲讽。

        又过了一会女子开口道:“我一直想去雪山看看。”

        江辰点了点掐诀,两人的模样发生改变,状态也发生变化,变成一种别人看得见摸不着的状态,自己也只能触摸到到死物。

        地府对实现愿望的标准是用自己的力量亲自感受,接引者不得用法术直接帮助其完成,不然实现愿望的意义何在。

        江辰手一挥拿出两张身份证上面正是两人现在的模样,女子看着身份证的照片道:“还挺好看的。”

        两人在售票站买了两张早上最早的动车票前往云城看雪山。

        检票入站,动车缓缓驶出站台,周围的场景在不断变化,江辰生前动车坐的并不多,一直盯着窗外,女子也是如此。

        大概觉得有些无聊女子开口道:“小时候奶奶对我很好,后来去世了,他们都说奶奶去天上了,我在电视上看到雪山,高耸入云,白雪皑皑,就想着去那高高的雪山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奶奶了。”

        女子扭过头有些期待的看着江辰,“我去地府能看到奶奶吗?”

        江辰想了想道:“如果你的奶奶没有投胎你应该是可以见到的。”

        “地府是什么样子的呢,是跟书了描写的一样吗?”女子好奇问道。

        江辰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地府的模样与女子描绘一番。

        时间很快一个小时两人就到了云城,下车后江辰陪着女子四处逛着,时而买些小食,时而看看衣服,而后才去雪山,至于这点冷对于鬼魂并不影响,不过江辰还是变出两件羽绒服让两人穿上不然太奇怪了。

        两人走在上山的路上,爬山的人很多,两人顺着人流而上,走到半山腰女子累了停下休息,其实鬼魂并不会因为这样就累了不过江辰也不急。

        两人站在半山腰修建的一处突出来的平台上看着下边,城镇变的很小,人就更小了,这样的情景让人不由会发出人多渺小的感慨。

        “我可以用剩下的半个愿望换回去看看父母吗?”女子扭头期待的看着江辰。

        “不用换见父母一面本来就可以,”江辰笑着说道。

        “那我们继续吧,”女子走了两步又道:“算了还是去见父母最后一面吧。”

        江辰点了点头掐诀,面前出现一道门推开走过去到了女子家门口,两人已经变回鬼魂的状态,直接穿过门进去,女子的母亲正在择菜,父亲在一旁修着椅子。

        “晓晓不知道最近怎么样了,打个电话问问。”女子的母亲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女子父亲点了点头。

        女子早已泣不成声,江辰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