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首页 神医王妃又在装柔弱
字:
关灯 护眼
乐文小说 > 神医王妃又在装柔弱 > 第688章 等我回来

第688章 等我回来

        在此之前,宋娇可从来都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现在,她似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也有了一些恋爱中的小女生才会有的,任性傲娇的举动,就是为了让对方着急紧张,却又死要面子的,不肯主动示弱。

        她就这么等着。

        可等了半天,却也不见这戒指有动静。

        宋娇的表情逐渐变得越来越难看了,她十分不高兴地皱紧了眉头,牙齿将吸管咬得扁扁的,手指不耐烦地戳着戒指。

        “这个木讷的笨猴子,当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来哄我!”

        宋娇气得恨不得锤他一拳头。

        主要是,眼下这安静空闲能和他说说话的时候,实在也是不多了,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联系到他,听到他的声音。

        就在宋娇犹豫着要不要放下面子,再次主动联系他时,戒指忽然便震动了起来。

        她心中雀跃,脸上却依旧紧绷,故意等了片刻,这才按了一下戒指。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听到宋娇那冷冷的声音,马车内的萧沉心中有些忐忑,他也是担心她还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愿意与他多说话,犹豫了半天,纠结了半天,才又联系了她。

        果不其然,从声音还是能听出来,她似乎还在生气。

        否则,平时的她,说话虽然冷静,但不会那么冷漠。

        他心里有些难受,一股苦涩之意,在心中蔓延开来。

        他到底,还是被她给讨厌了......

        她一定很烦他,觉得他很无用,否则,也不会连他的声音都不想听到。

        既然她那么生气,那他还是不要说话了,也免得她更加烦心。

        最主要的是,如今听宋娇的语气和声音,她明显还在气头上,他实在没有办法再和之前那样,嬉皮笑脸地让她消气,因为他也清楚,这一次的事情,并不能和以前一样随意揭过。

        “没什么,等我回来。”

        萧沉说完了之后,便陷入了沉默之中,随后,他又主动切断了联系。

        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比较好,有些事,也是当面解决更妥当。

        可萧沉却不知道,其实宋娇这个时候,一直在等他开那个口,等她服个软。

        她也没有想到,萧沉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挂断了。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心里头闷闷的,不爽极了。

        不过,她也不是一个会自怨自艾的人,更不会持续的恋爱脑,很快她便放下了这事儿,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大秦帝现在的性命没什么可担心的,太后还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杀了他。

        现在,她还有两件事情需要做。

        一件就是想办法获取仇恨值,另一件事情,就是去看一眼萧珩,想办法趁此机会将他从密室里弄出来,再把他送出皇宫。

        他的存在,或许是大秦国皇朝更新迭代必不可少的一枚棋子。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不合适的。

        宋娇在这屋子里休息了一会,等到天黑的差不多了,便悄悄溜了出去,朝着皇宫里最偏僻的那个宫殿摸去。

        她穿着一声太监服,走在皇宫里,基本上不怎么起眼,也没人搭理她,顺顺当当便找到了那间密室。

        由于之前来过一次,所以这一次宋娇过来,对于进入密室的方法也算是比较熟练,很快便钻了进去。

        “王爷这几日,似乎状态不错。”

        宋娇见到了萧珩。

        他依旧还在密室内,依旧还是瘦骨嶙峋的样子,但这一次,他比之前要干净许多,脸上的胡子也刮了,头发似乎也清洗过,身上的衣服也还算干净,手脚也能动。

        他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耳朵却很好使,所以在听到有人进来的动静时,第一时间便坐在了榻上。

        他在这里见不到阳光,只能靠着来送饭的太监才能知道是白天和晚上,所以,他对于宋娇的出现,也并不意外。

        “咳咳......你、来、了。”

        萧珩艰难地开口,用嘶哑的嗓音说道。

        他之前被废了嗓子,但现在,经过他不懈的努力,竟然也能够断断续续的说出来一些人能听懂的话。

        倒也还算是比较努力了。

        这一次,他看着宋娇的眼神之中,已然没有了当初的那些恨意了,有的只是看破一切的淡然和心如死灰。

        宋娇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恨自己了。

        因为仇恨值不会动了,人或许会骗人,但是系统是不会骗自己的。

        宋娇也知道,萧珩估计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发现她其实不是他最应该恨的人,所以也久懒得再恨她了。

        “没错,我是来告诉你的,这两天我就会把你弄出去。现在,大秦帝患病在床,无法摄政,一切都是太后在处置。但很快大秦帝就会好起来,到时候,他还会重新摄政。不过,就算他看起来痊愈了,也不可能真正的痊愈,最多他也只能撑三年。”

        宋娇直接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顺便还帮他分析了一下局势,“他起来之后,第一个对付的,便是太后一党,可太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大秦帝恐怕也很难做到,不过,大概率他还是会痛下决心,毕竟,他已经不再有顾及了,如今的太子萧麒,也将不会成为他心中的皇储人选。”

        说到这里,宋娇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定定地看着萧珩。

        萧珩也在定定地看着她,在昏暗的油灯下,他的目光有些晦暗不明。

        忽然,他一字一顿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啧。

        宋娇缓缓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到底还是学聪明了一些,也没有之前那般的狂妄性子了。

        既然猜出了她有事情要和他说,那么,她自然也就不再继续卖关子了。

        宋娇开门见山道:“很简单啊,我要你留在京城,说出当年身世真相,告诉所有人,萧沉的真实身份,当年的先帝与先皇后,究竟是怎么死的,扳倒太后与皇后,也算是为你自己报仇了。”